隨後,宋梵也沒再廢話……

《蓋世殺神》第362章也只能如此了! 高眉骨雙手在胸前一抱,一臉死豬不怕開水:

「我已經說過,你們現在已經失去了威脅我的可能!你們現在,能做的就是乖乖的聽我話!跪下給我提鞋,給我跪舔!要知道,我輸得起,你們卻是輸不起!我什麼都不怕,最糟糕的情況就是你們把我幹掉!而你們呢,你們最糟糕的情況,簡直就是不堪設想!所以說,我們雙方現在的談判,並不是站在同一水平線上!我是爺,你們是孫子!我可以完全確定,我是在居高臨下對你們發命令,明白嗎?」

別的不說,光是這一番話,張凡在心裏就判他死刑了。

「好吧,好吧,你就在這裏居高臨下吧!」張凡氣的臉色蒼白,轉身便和兩個美貨走掉了。

張凡從巽木宮出來,回到房間里。

岳林急忙上前,長長舒口氣,道,「你進去這麼長時間,我以為你出不來了,嚇了一跳。」

張凡沒說話。

看見張凡面色嚴肅,知道他遇到了狀況,「小張,你臉色不大好?有什麼擔憂的嗎?沒關係,把那父女倆帶回大華國就是了,神不知鬼不覺,再妥當不過了。」

張凡不想瞞他,便把剛才與高眉骨的一番較量,講述了一遍。

岳林恍然大悟,也跟着憂愁起來。

現在的問題確實很嚴重!

弄不好就會把所有參與這次事件的人,全都牽連進去!

「也不知道對方掌握我們的證據掌握到什麼程度?」岳林問道。

「我看問題十分嚴重。即使這傢伙的朋友暫時不暴露秘密材料,卻是埋下了一個定時炸彈,早晚會引爆。」

「你想怎麼做?」經過此前一系列事件,岳林早已經對張凡佩服的五體投地,張凡的主意,應該就是最好的主意。

「這件事情涉及到你家嫂子,我們如論如何不能袖手不管,我是這樣想的,在我們離開之前,要把這個問題給解決掉,也就是說,把這個定時炸彈給排除了。」張凡兩眼堅定說道。

岳林一陣感動,眼前的張凡真是仗義勇為,夠朋友,夠義氣。

人生一世,能得一知己如此,夫復何求?

不過,內心深處也略略感到一絲不舒服:張凡如此維護妤舒……難道還有什麼其它的因素嗎?

想了想,又暗罵自己卑鄙,便問道:

「小張,你說怎麼辦?」

媚视烟行 「我想,我們是不是可以用一些什麼辦法,促使這個副司長把那個朋友說出來!只要我們知道了目標所在,就可以找到他!然後,用一筆大的交易,把他掌握的材料買來。」

張凡分析道。

岳林想了一想,「現在看來,也只有這一個辦法比較妥當,關鍵是技術細節上怎樣處理?怎樣誘使他把那個朋友的信息給供出來。」

「我們慢慢想一想,現在看來我們並不應該回國,我想,慢慢的總會找出機會的。」

「要麼,給那小子點厲害的嘗嘗?」岳林問道。

張凡搖了搖頭,「他這種人,你給他上刑,未必能起作用,而且他心中明白,一旦給他上了刑,他死口不交代,他就是安全的,如果他交代了,基本上也就失去了作用,會被一腳踢入海中。所以我看,來硬的恐怕是不行。」

兩人又研究了半天,也想不出什麼好的辦法和下手點。

又過了兩天,山下的情況漸漸好轉,災民們都已經住到了帳篷里,外援的人們也送來了食物和飲用水,情況一天一天變得正常起來。

只是從這裏通往機場的高速公路還沒有修好,其它的交通道路也都全部癱瘓。

張凡在這幾天中,也進到巽木宮中幾次,慢慢的與高眉骨接近,從閑聊當中,想探出對方的蛛絲馬跡。

但是看來全是白費力氣。

這個人警惕性非常高,彷彿看透了張凡的想法,冷笑的對張凡說道,「你用不着煞費苦心了,沒用的,可以說,那個朋友是我現在唯一的生存希望,沒有了他,我也就失去了作用,還能活下去嗎?所以你休想讓我把他的信息透露出來。」

張凡被他冷嘲熱諷,心中越發窩火,真想狠狠的揍他一頓。

不過最後還是忍住了。

又過了幾天,傳來的消息是,通往機場的公路維修遙遙無期。

張凡和岳林倒也不着急,只是通過聯繫,向商主任那邊探討,是不是可以從那些被俘的間諜口中,能問到一些有關這邊的信息,比如高眉骨有哪些可靠的朋友?

商主任那邊也做了努力,但是,被捕的人什麼都不知道。

畢竟,像高眉骨這種人,警惕性非常高,跟誰遠跟誰近,外人是看不出來的。

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,高眉骨越來越焦慮,每天大吼大叫,有時候在院子裏跑來跑去,有一次甚至把花壇上的磚頭給拆下來,去砸大門,被涵花給奪了下來,狠狠的教訓了他一頓。

高眉骨這才發現,這個美女身手不凡,他根本不是美女的對手,所以不敢再舞舞扎扎到處亂動,但仍然是咬牙切齒,隨時準備尋找機會鬧事。

張凡也是越來越擔心,這樣下去,高眉骨肯定要鬧出事兒來。

於是,和岳林商量來商量去,又跟商主任探討了一番,商主任的意思是,如果事情沒有進展,就趕緊撤回國內,至於高眉骨,到了國內之後再請審訊專家跟他談判。

張凡十分遺憾,自己沒能親手把這個後患給解除了。

可是現在沒有辦法,只能先回國再說。

高速公路仍然沒有修好。

他們這國家的工作效率就是如此,並不奇怪。

而那個警官自從離開之後一直沒有動靜,張凡在此期間,給他打過兩次電話,要求見一見面。

警官推脫了兩次。

張凡的口氣變得越來越不客氣,警官發現了其中的問題,感覺到張凡可能是要把那天他們違紀的證據給亮出來,便同意見一見張凡!

兩個人約定好,在海邊的沙灘上相見。

這天清晨,太陽剛剛升起來,將張凡和岳林便來到了海邊。

等了一會兒,一輛車開到了沙灘旁邊,從車上跳下來正是那個警官。

警官四下看了一看,這裏曠野無垠,正是談判的好場所。

他背着手,假裝自信心滿滿的走了過來。

岳林留在原地沒動,張凡向前走來,兩個人面對面站住了。

「我想,我們之間的約定沒有作廢吧?」張凡冷冷地問道。

對方點了點頭,「如果作廢的話,我是不會過來的。」

「直升飛機的事情聯繫的怎麼樣了?我們想儘快回國,」

。 隨後,一道道身影從直升機跳了下來,其中還包括兩個女兵。

看到這一幫人,龍戰嘴巴抽搐了好一下,有種不詳的預感。

直覺告訴自己,今天肯定會發生什麼事情,至於是什麼事?自己沒有一點頭緒。

聽到越來越靠近的腳步聲,龍戰才反應過來,立刻小跑過去,對着陳凌立正敬禮,然後也對着交響曲蕭邦與亡靈突擊隊等人敬禮。

陳凌雖然年輕,但是軍銜比龍戰高。

更何況,在龍戰的眼裏,因為跟着陳凌訓練過半年,自己的身份是對方手下的兵。

至於龍戰為何也向亡靈突擊隊的成員敬禮,是因為他們陳凌的時間最長,算是親兵,地位比自己與交響曲蕭邦高多了。

沒錯,這根本沒得比。

亡靈突擊隊等人光是跟着陳凌上陣殺敵的次數就多了很多次

龍戰自從被遣返龍牙基地,陳凌只是進行了兩次地獄火集結。

算下來,龍戰跟着陳凌,才上過兩次戰場,而每次作戰結束,他又得返回自己的基地,繼續帶兵。

而亡靈突擊隊等人則一如既往地跟着陳凌。

光光是近水樓台,地位就沒得比。

因此,龍戰很有自知之明,從來不拿這事來比較,畢竟,一丹對比,自己就輸了。

當然,就連蕭邦自己,也心知肚明,知道其中的差距。

其實,在兩人眼裏,只要有機會跟着陳凌征戰沙場就足夠了,其他都是小事。

這個時候,龍戰放下手,咧嘴笑道:「隊長,你怎麼會來我這裏?你有空不去看看自己的媳婦嗎?」

這話一出,鄧旭笑起來,目光時不時掃向操場那邊的女兵,笑呵呵道:「龍神,我們這不是來找媳婦嗎?聽說,你在特訓女兵啊,你這就不厚道了吧,兄弟們都缺對象,你這裏藏着這麼多女兵,怎麼不早說?」

下一刻,耿戰等人也咧嘴一笑,跟着調侃起來。

「就是,兄弟,雖然我文化低,我也知道你這是金屋藏嬌。」

「沒錯,太不像樣了,不帶你這麼玩的。」

「……」

原來亡靈突擊隊是沒跟過來的,後面他們聽說老大與肖戰是來龍戰這裏看女兵,趕緊各種電話轟炸老大,說服了對方帶着他們一起過來。

龍戰翻了一個白眼,沒好氣地罵道:「少廢話,別以為老子不知道,你們都有對象了,還是隊長的媳婦幫忙解決的。」

說着,他一臉無語,掃了耿戰等人一眼,然後轉頭看向陳凌,問道:「是不是,頭兒?」

陳凌不理這個傢伙,抬頭看了一眼遠處的訓練場,淡淡道:「龍神,我答應過趙司令,過來你這裏看看,走吧,見識見識一下,你訓練的女子特戰隊如何了。」

沒錯,要不是趙司令親自交代了這件事情,自己肯定第一時間去找自己的大老婆了。

上次在紅葉山莊匆匆一別,又是兩個多月的時間過去了。

加上,自己去阿布國執行任務,回來以後低調行事,又帶着亡靈突擊隊等人去訓練,根本沒有時間聯繫對方。

就連陳凌自己這麼忙碌的人,都有時間想念林雪,更別說對方時間那麼多,肯定每天過得患得患失,畢竟,他沒次離開,都是大大幾個月。

每當想起這些事情,陳凌就覺得自己特對不起林雪,更加堅定了一個想法,以後無論發生何事,自己都不能辜負了一個這麼好的女人。

呼呼。

陳凌深呼吸,不再多想,繼續看向操場那邊的女兵。

這個……

聽到這句話,龍戰心頭一陣發緊,尤其是看到陳凌的樣子,瞬間想起之前一些事情。

他都聽說了,一年多以前,在新兵選拔的時候,隊長一次都沒去,結果,在挑人的時候,愣是火眼金睛,將新兵裏面最有潛力的人給挑個一乾二淨,也就是現在亡靈突擊隊等人。

就因為這事,范天坑鬱悶都要命,逢人都說隊長坑了他的人,各種哭訴,耿耿於懷很久才釋懷。

龍戰想到陳凌這個前科,整顆心頓時裂開了,鬱悶道:「那個……隊長,我這都沒有訓練完畢啊,她們剛剛來,還不到一個月,你也知道,這些傢伙,都是姑奶奶,不好帶,也不方便見外人,這……你去了不太好吧。」

陳凌搖頭,不以為意道:「沒事,一個月足夠了,而且,最難搞的地獄周都已經過去,接下來,三個月的特訓就能拉出隊伍進行實戰。」

龍戰趕緊猛地搖頭道:「隊長,你太高看她們了,她們的實力還有待提高,。」

陳凌瞪了龍戰一眼,無語道:「怎麼?你在地獄火駐地學到的東西,都丟了嗎?幾個女兵都練不好?丟人!」

龍戰一臉無奈道:「隊長,這女兵與男女沒得比,我哪裏敢讓她們往死里訓?而且,我這裏也沒那個神奇的葯浴,不敢透支她們的體力啊。」

陳凌擺擺手,低吼道:「別廢話,帶我們去看看,你放心,我們不是來找對象的。」

龍戰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,好像自己辛辛苦苦拉扯起來的女兵,要落入隊長的手中了。

雖然隊長不是外人,但是他還是有種心痛的感覺。

畢竟,奮鬥了這麼久,

龍戰還不死心,堅持道:「可是,隊長,我真沒騙你,這樣吧,你遠道而來,我們先去辦公室坐下來,好好聊幾句再說……」

陳凌厲聲道:「廢話少說,趕緊走。」

「是。」

龍戰見陳凌的態度如此堅決,不敢再多說,立刻帶着陳凌等人往操場的方向過去。

在路上,陳凌拍了拍龍戰的肩膀,道:「你說得對,跟着我有肉吃,你看,耿戰他們連對象都解決了,不過,第二批還有名額,要是你需要,回頭我跟你嫂子說說。」

「敢情好……」

龍戰聽了興奮了一下,隨即又無奈點頭。

唰。

陳凌瞬間歪頭,看着龍戰,疑惑道:「怎麼回事?你內部消化了嗎?告訴我,你看中了哪個女兵?我幫你看看。」

7017k 秦舒明知她是故意的,也不氣惱,起身,「我去處理一下,順便看看你哥回來了不。」

她現在只想趕緊簽了協議離開。

「快去吧,待會兒把衣服染了色就不好處理了。」褚雲希貌似關心的說道,實則心裡巴不得她趕緊走,給自己和陸熙騰出空間。

秦舒前腳剛起身去衛生間。

陸熙拿著一包紙巾站了起來。

Recommended For You

About the Author: selenaado8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